主页 > Z屯生活 >(灵异故事)缘

(灵异故事)缘

所属栏目: Z屯生活 时间:2020-06-03 浏览:250
下午时分,甜品店 老闆正在忙着上上下下招呼客人, 这时候一位少女匆匆忙忙的跑进店

里, 满头大汗的,脸上带着笑意 一边跑一边嘴里说 「对不起!对不起!有事耽搁了,不

好意思」 , 少女一进来把手上的文件包包之类的东西放下, 立刻开始帮忙招呼客人, 老

板见状笑笑摇摇头说 「餵!丫头, 妳到是休息休息一下才招呼客人,看妳,满头大

的,」 少女 「呵呵!~没关係啦!你也忙了一整个上午了,我啊!在不帮忙,怕你累坏,

到时候没人煮糖水给我喝,那才不妙呢!」 「你这丫头,我还以为,妳是这幺好心」 少女

「嘻嘻!你现在才知道啊!」 说就不管老闆自己在

那跟客户哈拉去。


看这少女似乎跟这些客户还蛮熟悉的,有说有笑的, 这少女的名字柳毓燕, 老版, 曾海

杰大概四十多五十, 毓燕今年大学最后一年, 海杰从毓燕还是婴儿一直看着她长大,两个

人的关係就像长辈又像朋友, 这时的海杰坐下来休息看着毓燕忙着招呼客人, 叹了口想有

二十年了吧,毓燕已经长大了,看那瓜子脸,两颗眼睛黑白分明齿白唇红,皮肤白里透红

笑起来比店里的糖水还要甜死人不偿命, 看着看着海杰回想二十年前。






海杰是个意外保险调查高级职员,凡有火烧楼屋倒塌, 保险公司会委派他们公司调查应该

赔偿多少给投保者, 那天海杰接到任务到一家被火烧到不成型的印刷厂, 在开始工先了解

一下情况,根据当时警局给的报告, 这家印刷厂是一家家庭式的,这家人五个大人一婴儿

都睡这里,大火发生时, 及时逃出的只有四位, 印刷厂老闆夫妇和大儿子跟妻子, 小女

儿和婴儿且无法逃出,很不幸的葬身以火海, 但警方怀疑婴儿并没有死, 因为除了找到一

已证实是印刷厂老闆的女儿柳慧如之外, 根本找不到婴儿尸体, 很令人费解, 了解情况

海杰就开始工作, 拿起相机这边拍拍那边拍拍, 拍拍写写, 直到傍晚总算完工。 




海杰通常一完工, 就会立刻把底片拿到相管沖洗,由于他们公司跟这家相管有密切关係,

所以会第一时间为海杰沖洗,而海杰的习惯是把底片交给店员无需交代什幺, 就先喝

些饮料,等大概一个小时左右, 才倒回去拿相片, 当海杰来到相管一到门口店员还未等海

杰开口就说 「曾先生,我不知道应该这幺样说才好,你的相片, 好像出了问题。」海杰:

「 怎幺了,不是把我的相片洗坏了吧。」 店员 「不!不!还是你自己看吧」  就把沖好的

相片拿给海杰,当海杰在检查每一张照片时, 海杰简直是傻眼, 因为每张照片都是曝光,

没有一张是好的,奇怪 !凭海杰多年的经验是不应该这样的, 就算会曝光, 最多也一两

张,不可能全部都曝光, 海杰    简直 是不敢相信, 海杰心想怎幺会这样, 看看天色叹了

口气, 惟有再回去从拍了没有照片,明天怎幺交差啊, 没办法之余只好又回去了。





这时的海杰正在重新的拍摄现场, 当他专心的拍着拍着,突然~看见一位女子坐在办公室

被火烧掉一半的办公桌, 两手托着下颚,眼睛呆板一动也不动的看着海杰, 海杰吓了一跳

拍一下胸口,说 :  「哇!小姐你想吓死人啊!差一点给妳吓死,哦!对了,你是谁,怎幺会

里,这里很危险,没有得到应许是不能进来的,请问妳有没有证件,要是没有请不要留在

谢谢」等海杰说完这女子,慢慢的用手指指海杰又指指自己, 才慢慢的说 : 「你看见我

莫名其妙的说 : 「喂!小姐,我又不是瞎子,」  那位女子又说 :「也能听到我说话!」 

有点气煞的说 : 「小姐请不要开玩笑,这里早上刚发生大火,属于危险地带,闲杂等人不

准近入,要是你不是有关当局派来的,请即刻离开,要不我要报警了」 女突然放声大哭越

哭越厉害,海杰想要再说几句时,这女子样子突然起了变化,整张脸变成像焦碳一样恐怖

到极点,海杰见到这情形,整个人吓到往后跌,两双腿发软喉咙发不出声音,似乎快昏过

去,差不多一分才只能发出 「你!你!鬼!鬼!我!我!救!救!救」 海杰根本就不能控

制自我的整身一直抖,女鬼见状慢慢的说 :「对不起,我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很难看,说完

又再哭泣起来」 这时海杰根本就不知道什幺是什幺,整个脑袋空空,除了怕还是怕,海杰

见这女鬼好像没有己的样子,才鼓起勇气的, 已那发抖的声音说,「喂!喂!我!我!

没!没!害你 ,你不要过来,你!你是不是,刘慧茹,不要吓我,我只是在工作」 女

鬼 :「是的!我是刘慧茹,你为什幺可以看见我」 海杰 还是有点害怕的说:「我怎幺知

道,我也不想见鬼,求求你,让我走」说的海杰真的是快撑不住了,这时的女鬼恢复之前

的样子对海杰说 :「我几时不让你走,我没有绑着你,是你自己吓自己」  说什幺话海杰

自己吓自己,就在海杰有点镇定时听到左手的厕所 马桶水槽里似乎有轻微婴儿的哭声, 非

常小声,海杰不由自主头往厕所看去,女鬼刘慧茹,也听到眼泪流了下来对海杰说到 

: 「那是我女儿的哭声,她饿了一整天了先生,请你,帮帮弄点东西给我女儿 吃好

吗!」 海杰 : 「什幺,我要弄什幺东西给鬼婴吃啊」女鬼刘慧茹突然大声说 : 「谁说啊燕

死了,她没死,就在后面水槽里面」海杰一听说女婴还没死,不知哪来的勇气站了起来走



向后面水槽,女鬼刘慧茹见状大声喊到 ;「你干嘛」 海杰 :「看看,妳女儿是否真的还

活着,我想救他」 海杰走到水槽翻开盖子,哇!一了一声果真有个女婴在里面,看样子似

乎还有气,海杰小心的抱起女婴,摸摸她的头额感觉常烫,基本常识告诉海杰,这时必须

立刻送女婴到医院,这时海杰把之前的恐惧忘了一干二净,只想儘快把女婴送往救治,抱

了女婴就往外跑去,刘慧茹见海杰抱了女婴就跑,也吓了喊到

「你想抱她去那里,快还给我。」 样子变的极为恐怖, 奇怪海杰现在似乎不怕反而大声对

柳慧茹说「  不想妳女儿死,就要快点送她去医院,」也不管刘慧茹的反应,快步的往外走

去, 刘慧茹这时也像是很紧张跟在后头,海杰不管刘慧茹是否有跟来直接抱了女婴放到车

里往医院开去。




在医院里, 海杰向警方入了口供,当然在口供里,并未提到见鬼的事,在警方的帮忙 也连

络上刘慧茹的哥哥也就是女婴的舅舅, 很快的女婴的舅舅来到医院, 才知道他叫柳春兴,

样子看起来有点老实, 一知道是海杰救了他的侄女, 立刻眼睛通红的, 千谢万谢的,一

个停,谢到海杰不还意思。



这女婴也算她命大,  在医生的抢救下终于无大碍, 海杰看女婴已经无事,也放心了,

现在的海杰才感到疲倦, 简直是累到想要立刻就睡,  之前在等待时柳春兴问起海杰

是怎样发现他的侄女柳毓燕,海杰才知道女婴的名字,海杰本来想告诉柳春兴自己见到

他妹妹刘慧茹的鬼魂, 不过又想, 要是他不相信或说了即使他相信,可能会让他想到

妹妹已经死了,会伤心, 只说是在拍照时听到柳毓燕的哭声,才发现她,既然医生说柳燕

已经没事, 海杰也就向柳春兴告辞,表示想要先回去,「  柳先生,既然医生说毓燕已经

没事,那我就放心了,我得先回去了,明天才来看毓燕  」柳春兴  :「  曾先生!请不要

叫我柳先生 叫我春兴或阿兴都可以,」 海杰 :「  呵呵!那你也叫我海杰好了,」  柳春

兴 :「那好!海杰  多谢你了,真不好意思,害你没得休息。」  海杰:「那儿话,快不要

这样讲,能够救到毓燕,也算是我跟他的缘分,好了,我快累死了,明天我会再来看看毓

燕,明天见」柳春兴 :「明天见 」。




告别了柳春兴,海杰来到他的车上,在刚要开动引擎,在他背后突然:「 谢谢你!」 海杰

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整个人差一点跳起来, 往望后镜一看,是刘慧茹, 「小姐啊! 

你可可以不要再吓我啊! 真的会死人的, 」刘慧茹 :「对不起啦!不是有意的,我本来

就一直跟着你嘛, 只是你一直为了我女儿的事忙着,又在跟我哥哥讲话,所以我没有机会

现身」 海杰 : 「 那你现在现身出来干嘛,又想吓我啊 」  刘慧茹  : 「不是啦!不要这

样凶啦,我是想跟你道谢而已,要不是你恐怕毓燕她要跟我去了,真的谢谢 」 海杰 :

「 哦! 好吧,其实妳也不用谢我,救人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 」  刘慧茹  :「无论如

何,我一定要谢谢   你,」  海杰  : 「好吧!随你吧,那妳已经谢过了,现在可以走了

把,我不想一直跟一只鬼在一起」 刘慧茹 :「你不要对我这样凶啦, 我知道你是好人,

我还真的有点麻烦想再请你帮忙」海杰 :「 不是吧,女鬼小姐,还有事,喂,我已经快累

死了,什幺事就快讲吧」 刘慧茹 :「 我不会回去,要麻烦你带我回去,还有就是!就

是,天快亮了,我!我怕阳光」 海杰 : 「天啊!我那会这样倒楣, 好吧!好吧!现在回

去妳那印刷厂,可能真的天都亮了,这样吧这里到我家距离大概只有十五分钟,到我家去

把,我家有个暗房,是我用来沖洗照片用的你可以暂时躲在里面,」 刘慧茹 :「谢谢!唯

有这样了,」于是就这样刘慧茹就在海杰家住下。





几天的相处下, 海杰发现刘慧茹是个非常善良的女鬼,也和刘慧茹的哥哥成了好朋友, 知

道了柳毓燕是刘慧茹的私生女, 柳毓燕的亲身父亲, 抛下刘慧茹母女俩另娶她人, 所以

柳毓燕跟母性, 刘慧茹并不恨那个男人, 不来想亲手抚养柳毓燕长大,  可是世事难料,

一场火灾把 她们母女分离, 在这几天海杰跟刘慧茹谈了很多, 关于自己的过去未来的想

法和喜好且发现, 原来两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点,  就是想要开一间甜品店, 海杰常常在

想,要是刘慧茹还没有死,  一定会爱上她, 也就这样,  海杰没有把刘慧茹送回印刷

厂, 把刘慧茹收留在自己家里, 一方面去探望柳毓燕比较方便,而另一方面海杰也说不上

来是为了什幺, 就是不知为什幺就是想一下班就可以见到刘慧茹,  想必真的是爱上了刘

慧茹。




这一天,也就是刘慧茹在海杰处住的第六天, 海杰总是觉得好像有事即将发生,  一颗心

总是觉得不舒服, 下了班回到家里, 刘慧茹已经坐在客厅等他, 脸色很忧郁的,看着海

杰,未等海杰开口, 已经先是泪流满脸的说道 : 「 杰哥! 我想我已经不能在留下来了,

我该去的地方已经要我去了, 杰哥,我很怕。」海杰一听,整个人愣住, 这时眼泪慢慢

的留下来,轻声的说道 :  「 为什幺!为什幺! 我刚刚才爱上, 就要!!不要走留下

来 」刘慧茹听到海杰爱上自己, 眼睛增大大的问海杰:「  是真的吗!是真的爱我吗!」  

海杰 :「  我不知道, 总之,  不要离开, 我不要妳离开」 刘慧茹 : 「你连是不是真的

爱我也不肯定吗!」  海杰 :「  不!不!我肯定,我肯定,虽然我认识你短短几天,但我

可以肯定,我已经爱上你」 刘慧茹 :「 杰哥 ! 你知道你在说什幺吗!你知道我是鬼

吗,」海杰 : 「 我不管你是什幺, 我爱你,你听到了没有,我爱你」 刘慧茹的眼泪留个

不停的, 「 杰哥!为什幺! 为什幺,为什幺你要这样傻,为什幺在我要离开的时候 , 说

爱我,你知道吗! 这样会让我多幺难过吗!」 海杰:「 我真的控制不了自己。 」刘慧

茹 : 「 我是鬼你是人,我们是注定不能在一起的,其实,杰哥,这几天和你在一起, 真的

很开心,你是好人,我也有爱上你的感觉,但始终我还是鬼,杰哥!在我临走前,还有点

事拜託你。」 海杰: 「 不论什幺事,我会替你去做,妳说吧!」刘慧茹 :「 现在唯一让

我放不下的只有毓燕,虽然说我哥哥会照顾她,天下父母心,谁不想自己的子女好,所以

我想拜託你,帮帮忙,也看住毓燕别让她受苦,可以吗。」 海杰难过的 :「 好!我一定


会,一定。」 这样我就放心了,还有就是, 杰哥你,不要再想我,知道吗,这样我走的比

较安心,杰哥有缘的始终有缘,无缘莫抢求,杰哥,我走了, 」刘慧茹说完整个身体瞬间

就空中消失,只留下海杰一个呆坐在原位不懂,也不知过了多久海杰才慢慢的恢复。





海杰下了个重大的决定, 把高薪的职位辞掉,顶下柳春兴他家的印刷厂,把它改成甜品

店,从甜品店开张那天起,柳春兴也天天带柳毓燕来找海杰聊天,柳毓燕也一天一天的长

大,从小柳毓燕就是个人见人爱的鬼灵精, 可能也是跟海杰很有缘, 总喜欢缠着海杰, 

也非常听海杰的话, 海杰见她这样乖巧, 也非常疼爱她,  只要毓燕有要求, 一定会答

应,  有一件事就很奇怪,那就是,毓燕总是不叫海杰叔叔, 而是叫海杰哥哥, 柳春兴每

次都教她说不可以叫海杰哥哥,应该叫叔叔,毓燕就是不听, 日子一久大家也由她去, 所

以直到现在毓燕还是叫海杰为杰哥。






甜品店里, 海杰坐在椅子獃獃的想着, 这时候有把声音突然 : 「 喂! 海杰,发什幺呆

啊!」海杰抬头一看是柳春兴对他笑了一下 : 「 哦!兴哥,来了,没什幺,可能是一点

累把」这时毓燕也走过来跟柳春兴打招呼叫了声:「 舅舅,您来了,想要喝点或吃点什

幺」 柳春兴笑笑 : 「 不要紧, 你忙你的, 等下我自己拿好了」  毓燕回过头关心的问海

杰「 杰哥! 你没事把, 是不是很累,要是觉得累,你去休息,这里我帮你看着好了」


海杰微笑说 : 「 没事,不用担心」 毓燕: 「 累了可要讲啊」 海杰 : 「 知道了, 小小

年纪就像个老太婆一样」 毓燕做了个鬼脸走开去招呼客人, 这时柳春兴小声的对海杰说

「 海杰,难道你真的看不出阿燕对你好像不一样吗!」 海杰 : 「 什幺不一样啊 」柳春兴


「 明眼人都看得出 , 最近一年来, 阿燕对你好像有特殊的情感。」 海杰 :「 兴哥 , 你

到底在说什幺, 什幺特殊的情感。」 柳春兴: 「 我看得出, 阿燕,好像喜欢你」 海

杰 :「有什幺奇怪的, 阿燕从小就喜欢跟着我。」  柳春兴 : 「 不!最近这一年,有所

不同,她对你跟以往真的很不同,不像以前那样,我跟我太太发现她爱上你,不像小辈对

大人那种爱」 海杰 :「 兴哥! 你知道你现在再说什幺吗,她可是你的侄女,不要拿她来

开玩笑。」 柳春兴 :「 虽然我是她的舅舅,但是,海杰!我不知道你是真不知,还是假

不知,总之要是你也喜欢阿燕,我绝对不会反对,」 海杰 :「不要开玩笑了,兴哥, 我

的年纪大她二十五岁, 做他爸爸都可以了。」 柳春兴 : 「 都什幺时代了,还有分什幺年

龄,只要彼此幸福就可以了」海杰默不出声, 柳春兴继续的讲,: 「 看来你不是不知

道, 是你过不了自己那一关, 是吗!。」海杰叹了口气,「 我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我

比她大这样多, 是不行的,不会有幸福的,况且我从她小看着她长大,你说我要是对她有

非分之想,我还是人吗!。」 柳春兴 :「 简直是比我还老古董。」 海杰 :「有个人曾经

告诉我,有缘的始终有缘,无缘莫抢求, 这件事让它顺其自然吧」柳春兴无可奈何的 : 「 

好吧,就让它顺其自然, 希望你们两个真的有缘。」其实这时候的柳毓燕就在后面柜檯听

着口中小声唸着 :「 有缘的始终有缘 」。

猜你喜欢,相关推荐

申博太阳城_红狐娱乐app|分享更美好的生活|分享教育经验|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扎金花赌博登录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新金沙国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