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关注健康 >(灵异故事)缝人

(灵异故事)缝人

所属栏目: 关注健康 时间:2020-06-03 浏览:621
娴茹跟子明是我见过最甜蜜的情侣。 

  都已经在一起三年多了,每次见到他们都会看见他们紧握的双手,不论散步、逛街、吃饭,甚至就连去厕所也不曾见他们的手放开过。 

  但这些甜蜜却令我有种说不出的苦涩……我仍深爱着娴茹,就像三年前一样。 

  娴茹是个很单纯的女生,刚认识她的时候,她几乎没有什幺朋友,唯一的兴趣就是缝纫,从她身上的衣服到床边的娃娃全部都是她自己动手做的,我最喜欢她刚完成新作品时那充满喜悦的表情,虽然有时眼神中的喜悦会夹杂着些阴冷,但那正是最令我着迷的地方,单纯却又神秘。 

  「我好想把我们给缝在一起唷。」那时候她常常会抱着我这样说着,我知道那时候的她很爱我。 

  但在我出国深造后却完全变了调…… 

  我原本计画在回国后开一间餐厅,然后在开幕式时向娴茹求婚,但万万没想到,她会离我而去。 

  「子明,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拜託你替我好好照顾娴茹。」在机场我对子明这样说着,当时他紧握着我的右手回答「交给我吧。」 

  他做到了,还做得比我更好。 

  距离让我们的关係产生了变化,那时候是我在法国的第二年,娴茹打了通电话给我。 

  「为仁……我……」那是她第一次这幺认真的叫我的名字。 

  她说她在这幺远距离的恋爱中得到的只有些许的甜蜜与数不尽的寂寞,所以我微笑,放她离去并祝她幸福,哪怕讽刺的是对象竟然是我最信任的朋友。 

  我告诉她,我爱她,所以希望她能够开心,如果这幺做她会比较好过,那我会祝福她,并且在心中留个位置给她,随时欢迎她。 

  这做起来很不容易,但因为我爱她,所以我将伤心藏在微笑后面,笑着面对他俩的甜蜜,儘管伤口在会一次次的被他们的甜蜜刺痛。 



  铃……店内的木门缓缓的打开,铃声听来十分孤单,与我的心情相互呼应。 

  进门的是一对紧握着双手的情侣,每週三晚上接近打烊的时间,他们都会来我的店内用餐,并且跟我聊聊这一个礼拜的近况,但是他们的主词从我回国后的两年来一直都是用」我们」,就好像他们一分一秒都没有分开过一样。 

  娴茹还是跟以前一样,总是安静的坐在一旁看着我跟子明聊天,那一如往常的淡淡微笑就好像时间从来没变。 

  「那是什幺?」我指着他们紧握的双手表示疑惑,他们的指缝间露出了两条黑线,而且看起来还溼溼的。 

  「没什幺,没什幺。」子明的表情突然变得紧张,一边回应我一边用另一只手的手指将线塞回指缝,但这一拨弄却更让我感到奇怪。 

  一滴红色的液体滴至洁白的桌巾上,晕开,是血! 

  「你的手怎幺了?受伤了吗?我去拿医药箱!」我紧张的问,但是正当我要站起时却被娴茹给唤住。 

  「不用了,那是今天他不小心打破杯子刮伤的,继续吃饭吧,凉了就不好吃了。」鲜少说话娴茹一开口就是简洁有力。 

  「真的吗?还是擦一下药比较好吧。」 

  「不用了,坐下吃饭。」 

  子明的表情看来十分诡异,就像是紧张与害怕纠结,却又必须隐忍着不被发现一样,而娴茹则是一如往常那样静静的喝着浓汤,两人成了非常鲜明的对比。 

  用餐完后我目送他们离开,但是他们俩离开的时候看起来就像在玩两人三脚一样,一跛一跛的的走着,裤管的小腿部分看来溼溼的,令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们到底怎幺了?这个问题从饭局就一直困扰着我,在看见沿着他们离开的路径留下的血迹后更是让我担心,很想立刻抓起电话询问,但我该用什幺立场去问?这说不定只是他们的家务事。 

  当晚,我满心的不安让我彻夜未眠,一个人坐在柜檯喝着调酒。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大约在凌晨三点多的时候,似乎有人在外面拍着铁门。 

  「谁啊?」我带着些许的醉意问道。 

  「是我!子明啊!快开门!快开门!」他不断的喊着,拍打声也越来越急促,让我原本藉着醉意而压抑下来的不安再度一涌而上。 

  我迅速的拉开了铁门,看见的是浑身是血的子明。 

  「快!快把铁门给拉下!把我给藏起来!」 

  我扫视了四周确认没有别人以后,便将铁门拉下,然后扶他到柜檯后坐下。 

  「你怎幺会这样子?发生了什幺事?娴茹呢?娴茹在哪?」 

  「这就是她弄的啊!她想把我跟她缝在一起!」子明放声嘶吼,并将他满是血迹的手掌举至我的面前。 

  他的手掌上有着许多针线穿过的痕迹,还有几条被外力扯断的线陷在掌中。他脚上的鲜血仍泊泊的流出,扶他进来时沾在身上那温热的血好没有真实感,我醉了吗? 

  子明说有一天娴茹抱着他说好想把他们给缝在一起,这样他才不会跟我一样离她而去,那时子明以为她在开玩笑,所以就答应了她,谁知道隔天一早,就发现右手与她的左手被奇怪的线给缝在一块!更奇怪的是子明说自从那天以后,他就像是被催眠了一样,完全不觉得有异,就这幺跟她缝在一起三年!随着日子的过去他们身上被缝在一起的部位越来越多,从手掌开始,到手臂,然后是小腿,大腿,最近娴茹也一直嚷着差不多是时候连头也缝在一起了。 

  「今天晚上你看到那不小心被我拉断的线后,我才像是突然惊醒一般的感到恐惧,我不知道她当初对我做了什幺我才会这样跟她缝在一起,但是我实在不想再受到这种折磨了!所以我趁她今晚準备将我们脸颊也缝在一起的时候将她打晕,然后把手上的线给扯断逃了出来。拜託你……救救我……拜託你……」子明越讲越是哽咽,情绪已经面临崩溃。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又是一阵急剧的敲门声。 

  「是她!是她!快把我给藏起来!快点!」子明惊慌失措。 

  我要子明躲到厨房的柜子下,不要出声,我想办法去替他支开娴茹,但是在我走出厨房时,娴茹突然出现在我面前! 

  「妳……是怎幺进来的?」我的心脏突然跳得好快,很像随时会从喉咙蹦出来一样,娴茹的眼神散发着阴冷,左半边的身体从手到脚就像子明一样,不断流着鲜血。 

  「窗户没锁。」她一边回答我的问题,一边环顾着四周,接着问道「子明有来吗?」 

  「没有。」紧张过头变得麻木,我的声音异常的平淡,听起来就跟娴茹一个调调。 

  突然间,娴茹大哭了起来。 

  「呜……子明答应过我不会离开我的……为什幺他要跑掉?为什幺……呜……为什幺……」她哭得凄厉,我的心也痛得惨烈。 

  「乖,别哭了,我在这。」我不知怎幺的,就像以前一样的抱着她,拍着她的背,安抚。 

  「呜……为仁……你不会也跟子明一样跑掉的,对不对?」她抬头望着我,眼神中的阴冷消失殆尽,看来就像是小动物一般的惹人怜爱。 

  「不会的,我会一直在这里陪妳。」 

  「你还愿意接受我吗?」 

  「嗯,我爱妳。」 

  「那……我可以把我们给缝在一起吗?」听到这句话,我的背脊瞬间发凉,但紧接而来的是过去的甜蜜画面,她的拥抱、她的微笑、她身上的香味、她房间摆设的方位,还有她最喜欢唱的那首歌,范晓萱唱的?缝人?。 

  我用一根针 把我们的手心缝在一起  
  虽然有一点点痛 心里却是甜蜜的  
  我再用一根针 把我们的手臂缝在一起 
  我们愈来愈靠近 心里也愈来愈开心  
  又用了一根针 把我们的腿缝在一起  
  虽然流了一点血 心里流的却是蜂蜜 
  最后一根针 把我们的身体缝在一起  
  我们之间没了空隙 完完全全融为一体  
  虽然行动不方便 我们也心甘情愿这样活下去 
  虽然有时候伤口会崩裂 我们也一起享受伤口癒合的喜悦 
  我们可以这样活个几十年 最后尸体也要一起解决 

  「你怎幺了?为仁?」她笑了,笑得十分扭曲,隐约可以看到她右手中握着那用来缝人的针线。 

  「没事,我答应妳。」我轻轻的摇摇头,将仅剩的那一点恐惧给甩掉,把空间让给过去的甜蜜,是的,她回来了,我的爱回来了。 

  「我爱你。」 

  「我也爱妳。」 

猜你喜欢,相关推荐

申博太阳城_红狐娱乐app|分享更美好的生活|分享教育经验|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ope体育官方客户端下载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万汇游戏厅下载